炒币正规交易平台

糖漿進口能否得到有效管控

Date:2021-2-26 13:37:41Hits:0

2020年進口糖漿猛增,改變了國內食糖供應三足鼎立的格局,低價進口糖漿無序增加引發市場悲觀預期。2021年元旦起我國實施糖漿新稅則,那麽糖漿進口是否能得到有效管控?我們從產業角度出發,探究進口糖漿放量的前因後果。


近兩年我國糖漿進口量激增,進口糖漿取代走私糖成為補充國內食糖供應缺口的第二大進口形式。


進口糖漿數量異軍突起


2019年以前,我國進口糖漿量低價高,年度總進口量不超過2.5萬噸,價格總體在10000元/噸上方。自2019年二季度起,糖漿進口呈現量增價跌態勢,2019年4月單月進口量首度突破萬噸,價格驟降至3350元/噸;進入2019年四季度,量價繼續突變,單月進口量提高至2萬—4萬噸,價格降至2620—2910元/噸。2019年糖漿總進口量攀升至16.6萬噸,為2018年的7.6倍。


2020年,我國糖漿進口量出現實質性飛躍。3月單月進口量達到9.2萬噸,4月達到12.6萬噸,5月有所回落,6—8月單月進口量進一步下滑至7萬噸附近,但9月開始又突破10萬噸,10月進口量創14.9萬噸新高。2020年累計進口糖漿107.96萬噸,為2019年的6.5倍。按照榨季統計,2019/2020榨季我國進口糖漿80萬噸,同比增加72萬噸,相當於47萬噸糖增量,而其間走私糖自2018/2019榨季的90萬噸下降至30萬噸,減量60萬噸,意味著走私糖的減少大部分被進口糖漿填補。


進口糖漿激增原因探究


2021年以前,海關稅則號列為17029000的商品代碼稱“其他固體糖及未加香料或著色劑的糖漿”,糖漿即歸屬於此編碼。參照海關稅率,糖漿的進口最惠國稅率、普通稅率為30%和80%,但2010年開始中國-東盟自貿區進口協定稅率已降至零,且不受關稅配額管理;反觀1701(糖)稅號下的進口政策,2014年11月起引入食糖自動進口許可製度,2015年開始實行配額外食糖進口自律,2017年5月22日至2020年5月21日,在50%關稅基礎上,對配額外食糖進口征收貿易保障關稅,三年內按年依次加征45%、40%、35%關稅,2020年7月開始,將配額外食糖進口納入《實行進口報告管理的大宗農產品目錄》,實行進口報告管理製度。因此,糖漿與糖在進口關稅、配額管控政策不一致,為進口糖漿無序增長埋下隱患。


進口糖管控政策可以限製正規進口糖流入,但內外價差長期偏高刺激走私糖自2014/2015榨季開始翻倍式增長,2015/2016榨季達到260萬噸峰值,2018/2019榨季開始,受高壓嚴打走私影響,走私糖驟降,2018/2019榨季及2019/2020榨季走私糖量分別降至90萬噸和30萬噸,給予糖業界新的希望。然而,按下葫蘆浮起瓢,在走私糖減少的背景下,糖漿進口量不斷增加,也即業界口中的“變相走私”。進口糖漿與走私糖相比較,二者的共同點在於低成本、高利潤,且主要消費終端為冰糖廠,不同點在於糖漿進口合法合規,同時還可以規避食糖進口關稅配額、進口許可、貿易保障措施等政策管控。


從糖漿進口來源國分析,2017—2018年我國糖漿進口來源國以澳大利亞、馬來西亞和智利為主,量少價高,屬於常規性貿易進口;2019年,泰國已成為主要糖漿進口來源國,占比高達53%,其中下半年增長迅猛,馬來西亞的占比也由過去兩年的15%附近攀升至36%;進入2020年,源自東盟國家的進口糖漿占比已達到98%,泰國、越南、緬甸的占比分別為47%、25%和10%,與走私糖來源國高度重合,且進口的主要是以蔗糖為主成分的糖漿,基本可以認定為食糖的“變相走私”。


過去幾年,泰國向緬甸和台灣地區出口的精製糖通過邊境貿易最終以走私糖形式轉運到我國,2020年我國加強邊境執法,緬甸也對食糖實施額外的進口限製,極大地限製了運往我國的走私糖量,因此2020年泰國對台灣地區和緬甸的精製糖出口量分別下降51%和38%。泰國糖漿(17029091)出口方麵,2018年出口量不及2萬噸,2019年增至13萬噸,2020年攀升至56萬噸。其中,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分別出口中國270噸、11萬噸、51萬噸,出口占比2%、80%、91%,意味著泰國糖漿出口的放大皆因中國增加采購。與此同時,越南2020年年初開始履行《東盟貨物貿易協定》(ATIGA)的承諾,將食糖進口關稅削減至零,刺激越南進口泰國糖量迅速增長,2020年總進口量達到132萬噸,同比增加103萬噸,其中精製糖進口量71萬噸,同比增加64萬噸,部分精製糖以糖漿形式出口至我國。根據貿易商消息,中國商人在泰國、越南的出口加工區建成糖漿廠,直接將糖溶成糖漿後出口至我國。


2019年8月20日,海關總署正式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東南亞國家聯盟全麵經濟合作框架協議〉項下經修訂的進出口貨物原產地管理辦法》,原產地證書是企業出口產品享受進口國差別關稅待遇的必要憑證,出口企業可通過簽發的原產地證書獲取進口國關稅減免,新版證書在原產地規則、貿易通關協定、服務貿易、投資領域等方麵都降低門檻,企業更易獲得享惠資格,降低貿易成本。因此,嚐到糖漿進口甜頭的貿易商對於糖漿進口由打擦邊球轉為正式進口,2019年10月我國糖漿單月進口量開始突破2萬噸,2020年開始更是出現質的飛躍,取代走私糖成為補充國內糖缺口的第二大進口形式,引發業界“狼來了”的擔憂。


後期進口將更加規範有序


2020年12月23日,財政部官網發布《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關於2021年關稅調整方案的通知》,其中涉及業界翹首以待的糖漿相關稅則變更,刪除了稅則號列為1702.9000子目,新增稅則號列子目1702.9011和1702.9012,簡單理解即為糖漿和預拌粉,稅率為最惠國稅率30%,普通稅率80%,東盟國家和澳大利亞維持零協定稅率,自2021年1月1日開始實施。就關稅調整本身來看,雖然在中國全麵放寬進口大環境下,未上調主要糖漿進口來源國關稅,但新增糖漿相關稅則調整有助於貿易管理需要,為政策管控提供合法依據。據業界消息,自從今年實施糖漿新稅則後,海關技術性及政策性管控趨嚴,引發部分糖漿貿易商擔憂。


根據海關數據,2020年10—12月我國累計進口糖漿37萬噸,其中12月糖漿進口量降至11萬噸,泰國占比56%,而泰國海關數據顯示2020年12月向中國出口糖漿4萬噸,環比減少1.7萬噸,疊加我國海關限製糖漿進口進度,2021年1月我國糖漿進口量將降至9萬噸下方。基於糖漿進口與我國食糖管控政策相悖,預計海關層麵對進口糖漿的管控趨嚴,2020/2021榨季糖漿進口量大概率低於此前預計的138萬噸,下調至105萬噸,相當於折合白糖68萬噸(同比增加20萬噸),後期仍需根據實際通關情況調整。


總體而言,近兩年我國糖漿進口量激增,進口糖漿取代走私糖成為補充國內糖缺口的第二大進口形式。2021年開始實施糖漿新稅則,糖漿無序進口將得到有效管控,預計後期進口會更加規範。


來源:期貨日報